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0-20

过去商人的本质就是低买高卖,所谓无商不奸。但互联网最激动人心的地方在于你花了很多钱提供了一种免费的商业模式,免费给很多人用,最后你还能因此获得巨额的财富。你挣到钱的同时,又可以不伤害客户。这种模式在传统的商业世界中是无法解释的。

免费是一种新型的商业模式,但很多人总把它与盈利模式划上等号。商业模式是一个复合的模式,包括公司做什么产品、定位什么样的客户、用什么市场营销手法,盈利模式只是它其中的一个环节。你应该回答清楚以下几个问题:你究竟拿什么免费;这个东西会不会成为一个基础服务;通过免费能不能得到用户;在拿到用户和免费的基础上,有没有机会做出新的增值服务;增值服务的用户愿意付费吗?如果你能回答清楚这些问题,就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不要因为只是盈利模式暂时不清晰,就去否定它整个的商业模式。

传统行业可以在一个小地域划分出一块市场,再把它守住。但互联网从一个网站到另一个网站,只需鼠标一点。所以如果在互联网上不成规模,想守住一小块市场份额根本不可能,要么大成,要么死掉。所以互联网上有一个现象:很多企业盈利模式特别明确,却由于过早挣钱,反而不能做大。比如像马化腾,当初也没想清楚商业模式,当他拥有了几亿用户以后,很多东西就豁然开朗了。

在免费模式的推动过程中,难免会有所误伤,触动一些传统的利益。但在碰撞的过程中,大家慢慢会明白什么模式应该全免费,什么模式应该半免费,什么模式其实没有必要免费。

2009-10-19

  雅虎的衰落,公司领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杨致远缺乏做出决断的个性和能力。

  与充满商业智慧的微软和Google相比,雅虎显得太过幼稚。

  我之前创立的3721卖给了雅虎,后来还有过一段合作,所以对它有较深入的了解。我曾多次对雅虎发表过看法,很多人认为我是出于所谓”个人恩怨”,实际上没有必要,我只是惋惜这家公司失去了太多机会。

  雅虎的衰落,公司领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无论精神领袖杨致远还是前CEO塞梅尔,他们都是不错的人,但并非天才,缺乏真正领袖需要的气质。在面对Google、微软的竞争时,他们手足无措,没有方向感。最初Google的创始人曾找到雅虎要出售技术,但遭到拒绝,在Google遭遇危机时雅虎又错过了收购机会。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雅虎是一家缺乏远见的公司。后来跟Google争夺Youtube时,雅虎因为犹豫不决而败下阵来;Facebook又被微软以2.4亿美元的价格(只占1.6%股权)将估值抬高,不可能收购。

  失去机会还不可怕,更要命的是,雅虎2000年时跟新创立的Google达成合作,在网站上使用其搜索技术,给后者带来了流量、品牌和收入。雅虎事实上是自己培养了自己的掘墓人。

  雅虎在2004年醒悟过来,中止了与Google的合作,推出了自己的搜索技术,之前收购了Inktomi,在中国也收购了3721。我当时参与了雅虎搜索战略的规划,但感觉整个公司已经形成了压制创新的文化,任何人提出任何新想法,都会有很多人站出来挑毛病,而不是进行建设性的讨论。

  在中国市场,当时我先斩后奏,推出了独立的搜索服务品牌”一搜”,没有花多少钱就做了起来,但雅虎总部还是充满了质疑。我认为一年只要投入几百万美元,就完全可以赶超还不强大的百度,那时Google还没正式进入中国。但总部的管理者只片面看待投资回报率,不愿意为公司的未来进行投入。就像种地一样,只知收获,而不去施肥和耕耘,最终就会盐碱化、沙漠化,失去生命力。

  到了后来遭受各界质疑时,雅虎就把塞梅尔当替罪羊赶走了。但我认为核心问题在于精神领袖杨致远,他的性格很温和,不是能带兵打仗的人,不能果断做出决策。在公司面临困境时,领导力非常重要,领袖要看到方向,带给员工信心,并敢于在信息不明朗的情况下做决策。在战场上,即便做一个坏的决策,也比不做决策好,否则会贻误战机。杨致远在2007年中接任CEO后,一直没有拿出明确的战略,也没有在搜索领域集中兵力。尽管雅虎换了CEO,但施政纲领和组织架构、企业文化都没有改变。

  在2008年与微软的收购案中,杨致远缺乏决断的个性再次成为雅虎寻求突破的阻碍。微软提出收购后,杨致远没有清晰的表态”战”还是”降”,暧昧的态度向团队传递了错误的信息。这种首鼠两端、患得患失的做法,让他失去了团队的信任,很多人都流失了,去了微软或Google。在此过程中,Google玩了一招漂亮的阳谋,也伸出了橄榄枝,让杨致远更加摇摆不定,阻止了微软的收购,最后还以”无法通过反垄断审查”为名始乱终弃。在微软和 Google都表现出较高的商业智慧的同时,雅虎就显得太幼稚了,衰落就不可避免。

  PS:雅虎现任CEO卡罗尔·巴茨的个性够鲜明,也敢想敢说敢做,不知她能否给雅虎带来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