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3-12-24

文/周鸿祎

我知道年轻人爱打游戏,有时候我在开会,也有人在下边玩手机游戏。打游戏不是一件坏事,但是我认为一个人应该要把握住自己,不要让娱乐过度的毁坏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反而要像主动升级打怪那样,对自己的工作和学习,充满激情的进行自我目标认定、自我激励。

我对打游戏并不反感,我也喜欢研究各种游戏,喜欢游戏的各种界面。没有人打游戏先看书,卖什么《21天学会DOTA》,但是大家都会玩,都很喜欢。我觉得游戏就是一个好的产品,让你既能玩又有很好的用户体验。但是游戏是轻度毒品,如果变成重度毒品,就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了。比如因为沉迷游戏,而犯了拖延症,耽误了工作。

你打游戏的时候,没有老师、老板、朋友检查你,你今天到底到了多少级。也没有人督促你,你怎么还没有涨级别,赶快练、抓紧时间。但是你自己一有机会就上去看看,恨不得自己多得几级,有时候还会自己花钱去买装备升级。这就叫Self-motivation,自我激励,自我设定目标。

为什么不能把这种自我鼓励,放在你的工作或者学习上呢。比如你是个产品经理,在游戏中你要打BOSS,你要升级、练级。我认为你可以把这个游戏变成你的产品,产品发出去有多少人在用,就是你的级别。如果你追求你的产品一夜之间流行起来,在中国能做到上亿的用户在用。这个目标是屈指可数的,这就是这场游戏的最高级别。如果大家真的喜欢玩游戏,我就希望大家能换个心态这么来玩一下。

想成为互联网的创业新星,明星产品制作人,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和目标,你就要不断的思考,怎么样利用一切的资源,怎么样调动一切力量来做到这个事情,而不是我在背后拿着鞭子督促大家。如果是这样,那就什么事也不要做了,因为我没有这个精力。如果有一天我没有来和大家开会,或者某一天我没有来检查,什么产品都不要做了吗?我的督促是手段不是目的,你们要想着自己去推动。

当年我在北大方正的时候,做产品都没有让老板去想,都是我找他让他给我时间,给我空间,不断去尝试。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出好的产品。

我曾经在给国务院办公厅的秘书培训局域网电子邮件时,萌生了一个想法。给这个软件做一个外壳,像游戏一样,让这些秘书不用培训,就能够去用。我说干就干,白天还是工作,业务时间开始做软件。

不要看我们公司有一个食堂,当时北大方正比我们公司的生活还要舒服。我们靠着北大,北大有很多食堂,还有很多的业余生活,晚上有录像、舞会、电影,所以北大方正的员工要想生活不幸福都很困难。这些和你们现在打游戏一样也是很难抗拒的诱惑。大家每天晚上都能混到北大里面去happy,只有我每天苦哈哈坐在宿舍里做我那个美丽的界面,改我的程序。但是我最终还是坚持把它做出来了,我们老板看到后很感慨。我就趁机跟他说,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做一个产品,后来才有了飞扬电子邮件系统的故事。飞扬虽然不成功,但没有飞扬我不可能进入互联网。

所以,很多事情你要发挥你的主动性,想清楚自己想要干什么,并以此为目标鼓励自己认真工作。

否则你在一家公司待着,却不好好干。那不是在浪费青春吗,这比你直接辞职走人还要可怕。这样两三年一晃而过,你年纪也不小了,也没啥竞争力了,新的一批人又成长了,你是拿自己的生命和青春在开玩笑。你可能认为自己还拿了工资呢,工资重要吗?今天你没有工资当然活不下去了,但从某种角度我觉得工资也不重要,你今天就是拿20万年薪又怎么样?我给你60万买你三年的青春,你愿意吗?生命和青春是最宝贵的。

所以,我能够走到今天,就是因为无论任何事,无论我在雅虎还是我在方正,一直有一个想法在激励着自己。我要努力,因为我知道所有的收获都将是我自己的实力,就像你游戏账号里不断累积的等级和财富一样。最后我才是最大的受益者,我的实力不断的增强,我的见识不断的提升,我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在飞扬学员产品演习大赛的座谈)

2013-12-17

文/周鸿祎

我觉得有的人对创业的理解有误区。他们把创业理解成几个哥们开一个公司,回去印几盒名片,我叫董事局主席,你叫首席执行官,自己的同学脖子上都挂上个CXO,名字很洋气,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如果把这个理解为创业就大错特错。

我希望大家这样来理解创业,把创业看成是一种心态,为了实现一个目标,孜孜不倦的去追求。只要你不满足于现状,想法设法去突破,那就是创业。如果你是一个在校学生,是搞电脑,如果你不满足于只是把学分学好,不满足于把考试应付好,而是花了很多时间提高你的编程能力,下了很大功夫来研究很多软件,那这也是创业。学习是这样,工作也是这样,只要你勇敢的正视问题,积极的去解决问题,敢于去承担未来的风险,这其实就是创业心态。

如果我们把创业都理解成我今天出去成立一个公司,明天上市,后天市值超越Facebook,对不起,从来没有过这样成功的例子。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一帆风顺的事?把你放在一马平川的大平原上,你凭着直觉沿着直线走,其实从高空看下去,你走出来的路是弯的,是曲折的。创业也是一样,虽然心里有个目标,但是要达到那个目标,你得解决一个个实际的问题。人的路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而且这个路一定不是直线。

在中国更是这样,环境确实太复杂了。特别是在创业早期,你没有经验,没有资源,你头脑里的创新可能仅仅就是一个想法,一个主意,但如果实现不了,那它就什么都不是。但是,要实现这个想法,这个主意,你需要有判断力,需要有经验,需要有知识。所以,我一直提倡大学生刚毕业的时候,不要头脑一热就攒出一个公司来,最好的方法是加入一家创业公司,甚至可以加入风险很大的种子公司,去学习创业,感受创业。

很多人说,我加入别人的公司,那我不就成了一个打工的了吗?给别人打工,谁认真干呀。错了,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打工的,那你一辈子都是打工的。别人觉得你是不是在打工,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千万不要别把自己当成打工的,换个角度去看,是公司给你发工资,替你交学费,练着你自己的能力和经验。你遇到产品经理、技术高手,或者公司创始人,从他们身上学到成功的经验,甚至是失败的教训。如果你加入这个公司,这个公司两年之后死了,恭喜你,你一分钱没损失,你参与一个活生生的公司从生到死的例子,你以后就可以避免重蹈覆辙。你一分钱没花,你让一个公司死了一回,你学到了如何避免失败的教训,这是一个多么值的事。这比你拿多少工资,比你到一个有名的大公司,有用多了。

别人一见你,都说你在北京某大公司工作,太了不起。那都是虚荣心,一点意义没有。所以我一直强调,如果你怀着创业的心态,那么你在什么状态都可以叫创业。等到有一天,当你有一股强烈的冲动要办公司去创业的时候,有可能你会发现,人各有所长,你不一定是做CEO的料,但你可能是优秀的CTO,你可能是很好的销售主管,这个时候你就知道找什么样的合伙人去创业了。

所以,我鼓励大家创业,其实是鼓励大家培养创业的精神,我不主张各位一定要出去成立一个公司,那只是一个形式。美国硅谷很多人不是先装模作样地成立一个公司,而是在家里的车库,利用业余时间先搞出来一个产品,这也是创业的一部分。

我不希望传授什么成功学,我最希望大家能够想清楚未来几年自己心里想要什么。在你创业的时候,不论遇到诱惑还是遇到挑战,都能够记住我说的那句话:拒绝平庸,与众不同。你不一定要追随当时的主流,也要能耐得住寂寞,甚至要有一种韧性,敢于屡败屡战,在未来长达五年或者八年、十年的时间里一直坚韧不拔地去探索,我相信五年以后、十年以后,可能中国新一代的企业家,中国新一代的创新领袖应该从各位里面诞生。

2013-12-11

文/周鸿祎

1、我自己当年,无论我在方正给国家打工,还是我在雅虎给外国人打工,我都跟别人最大的不一样,我从来不觉得我在给他们打工,我真的可能是很有自信的人,我觉得我在为自己干。因为我干任何一件事我首先考虑的是,我通过干这件事我能学到什么东西,学到的东西是别人剥夺不走的,客观上可能给公司创造了价值。

2、一件事交给我我应付一下,很容易应付,应付完了之后不觉得是在浪费生命吗?一件事你可以把它做到60分,你可以做的很轻松,做完了你每天重复每天干三个小时活就完了,然后你天天上班没事,然后你回家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但你怎么进步呢?人的进步离开了学校之后,学习不再是上课也不是读书,通过你在工作中通过你做事情做项目积累自己的经验,跟很多人打交道。因为我有不服输的性格,再普通的事我要做的比别人好,大家做的很普通我要做的跟大家不一样,要做到超出大家想象要花很多时间很多努力,但我最后发现我的收获最大的,因为我下了功夫,你的收获和你的投入是成正比的。

3、如果你混日子,对不起,实际上你是混自己,在很多大的公司混的很多,你能黑老板多少钱吗?你一年年薪10万,中低层收入你在单位混10年也就混老板100万,对很多公司来说有人混我 100万对公司伤害不了哪去,可是你十年不好好工作,荒废了十年,十年可能突然有一天公司倒闭了,或者发现你这个混混把你开掉了,你怎么办呢?你觉得你有竞争力吗?这个社会除非你有一个好爸爸,或者你有一个家族,这个不在咱们考虑之列,这不是我的哲学。

4、你只要是白手打天下,你最后发现在社会上,这个社会越来越公正,我认为机会还是很多,你不要天天去愤青,去骂别人,至少有了互联网有了IT,你看丁磊、马化腾、李彦宏都是平头百姓,他们在这个行业能成功,说明什么?说明只要你努力你也有机会成功,百度、谷歌还有QQ的很多员工,我们不提李彦宏,不提大佬们。他们公司很多员工参与这件事也很成功,有很多在北京买车、买房有成就感,这些东西靠什么?还是靠你能力的积累。

5、我觉得在公司,真不喜欢这个公司,不喜欢老板,赶快辞职,一分钟也别见到他,我就这个风格。何必为了老板的错误耗费自己的生命,如果你今天决定你又不离开在公司做工作,我觉得你应该把工作做好。有人说有几种问题,我有个性我不爱干这个,我说大哥,个性是成功人士的专利,你成功你当然觉得有个性,别人看着你,你没有成功之前个性能换房子吗?如果个性能换房子,我比你有个性,我们全家有个性,但它换不了一个房子。

2013-12-04

文/周鸿祎

有两位大师,一位是艾﹒里斯,一位是杰克﹒克劳特,他们合著的书《定位》,是市场营销领域的一部划时代的著作。他们后来提出“品牌再定位”的理念,写了一系列的书,其中有一本叫做《营销战》(Marketing Warfare),有的翻译为《商战》。这本书是值得创业者好好读的,里面讲了很多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案例。我从里面总结出来一个感悟,就是颠覆的力量从来不是来自于主流的、热门的市场,而是来自于边缘地带,来自于侧翼。

我很喜欢读军事作品,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商战和战争有相通之处。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美英盟军开辟第二战场,是选择德国想不到的诺曼底去突破,而不是在德国军队防守最严密的地方去强攻。在商业历史上,颠覆的革命从来不是敲锣打鼓来的。如果报纸、杂志、电视台连篇累牍地报道,连大街上的老太太都能说出两句,那么对不起,行业的老大哥们早就写了厚厚的分析报告,早就做了战略部署,重兵把守,就等着你来。这个时候想要颠覆,根本不可能了。所以,颠覆的力量一定是来自于那些老大哥们看了不屑一顾的事情,或者是根本看不清、看不懂的事情,甚至是巨头们嘲笑的事情。

其实,无论是俞永福做UC,胡泽民做91,还是我在做360,能够发展到今天,是因为行业的巨头因为看不清、看不懂,给了我们三五年成长的时间。如果你做的事情,行业巨头立马就反应过来了,那就算你把三个周鸿祎绑在一块,也做不成。

所以,遇到创业者,我都强调一点,不要满脑子想着做平台,而是要找一个大公司看不到的角落,给用户解决问题。平台是大公司玩的事情。颠覆要的是微观力,而不是平台力。平台是产生不了颠覆力量的,大公司之所以能够成为平台,是因为它在解决用户问题的过程中,把规模做大了,自然就变成了一个平台。而对我们这些没有资源,比较苦逼的创业者来讲,真正的颠覆力来自于在微观的地方,来自于侧翼,来自于边缘,来自于把你的资源聚焦在一点,追求极致。我们经常讲,做得简单也好,做得便宜也好,最重要的是极致。

像马克﹒安德森,本来是有机会把Netscape做成一个与微软匹敌的伟大的公司的,但是他犯的一个致命错误,是在Netscape浏览器还没有打下深厚根基的时候,就开始与微软公开叫板,惊醒了沉睡的微软。结果可想而知,微软利用垄断地位在操作系统中捆绑IE浏览器,就把Netscape赶出了市场。

所以,如果你心里想着要颠覆巨头,第一一定不要大声说出来,第二一定要打侧翼战。最忌讳的,就是看到巨头在那里大快朵颐,你冲进去要跟巨头分一杯羹。创业者要有一种坐冷板凳的精神,因为你做的不是最热门、最时髦的事情,媒体可能不想报道,排行榜也不给热评,你不要觉得没有意思。现在,很多企业都在做点评,但10年前张涛做大众点评的时候,有人看到它的商业模式吗?肯定很多人都是不屑一顾的。

创业小伙伴们,你们最好低调些。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想法,千万可别恨不得敲锣打鼓,今天去新浪做访谈,明天到搜狐亮个相。其实,创业早期的时候,最好不要让巨头看见,要适度地参加行业会议。但是,更多的时间应该跟普通泡在一起,琢磨他们有什么感性的需求,有什么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然后把你有限的力量聚焦在侧翼的单点上。3年之后,等你再亮相的时候,你会发现巨头就看不明白了。等它终于看明白了,就已经望尘莫及了,这样你才能真正获得颠覆的可能。

2013-12-03

文/周鸿祎

我一直非常喜欢“免费”这个东西,认为“免费”真正代表了互联网的精神。现在互联网的软件产品大都是免费的,我认为未来的趋势是“硬件免费”,并提出硬件免费的第一步是硬件零利润。可惜,很多朋友只看到了“硬件免费”,却没看到我说的“硬件零利润”,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就批评我“硬件免费”的观点。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澄清一下。

我虽然很赞成K.K提出来的“硬件免费”,但我一直认为,至少是在现阶段,在中国,在互联网化的前提下,硬件会趋向于零利润。

2012年5月,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出:

“达到硬件免费需要一个过程,在中国更是如此。但硬件价格降低,向零利润方向发展,至少在美国这样的互联网发达国家,已经成为趋势。虽然移动终端的利润趋近于零,但通过内置的各种增值服务,同样可以建立起互联网化的商业模式。”

软件免费是一个很好理解的概念,比如我开发一个软件,开发成本是100万,如果有1亿个人在用这个软件,摊到每个人身上的成本只有1分钱,就可以忽略不计,就可以免费。

比如,很多人都在用微信,它把运营商收费的短信和彩信给免费了,而且体验做的更好。只要你有流量,你有WIFI,就不需要掏短信的钱,发一张照片也不需要为彩信付账。于是,微信迅速地把运营商从通信这个层面干掉了。

虽然微信不收你的通信费,但你们每天用微信,对腾讯来说就是巨大的用户群。腾讯只要在微信里给大家推广游戏,让大家都打打飞机,在里面给你推荐商品,它能轻松地挣到比中国移动每年收的短信费还要多的钱。

但是,硬件不同,原材料,物流,各个环节都要花钱,而且每销售一个,这个成本还会叠加。所以,我提出的“硬件免费”,并不是零价格,分文不收,亏本赚眼球,而是零利润。换句话说,是按成本价进行销售。无论我们的随身wifii,还是像乐视TV,都是走的“零利润”的免费模式。

这个硬件的零利润,真的将来有一天会变成零价格吗?真的就免费白送了吗?我认为是有可能的。90年代,像笔记本电脑这样的计算设备非常贵,跟奢侈品似的,但现在各种计算设备飞入了寻常百姓家,计算设备占整体支出的比例越来越低,但我们通过计算设备在网上的消费却越来越多。如果一个智能手机的成本2000元,而让用户在两年内通过智能手机购买某一品牌的服务,比如电子书、游戏、商品等,大大超过2000元,这智能手机也可以考虑免费掉。

如果你只会生产硬件、卖硬件,一旦你的价值链被人免费掉了,对不起,你最后只能沦为代工,挣个微薄的利润。要想生存下去,你需要建立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你必须要创造新的价值链。所以,我说硬件“免费”,必须要创造新的价值链来支撑,这也是传统企业转型互联网时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硬件免费之后,如同免费的软件一样,不再是一个价值链里的唯一的一环,而是变成了第一环,变成了厂商和用户之间交互的窗口,变成了厂商与用户沟通的桥梁。用户用了我的冰箱,开了我的车,看了我的电视之后,我们还能不断的给他提供其他的服务来赚钱。

硬件免费这事,我认为不会立马发生,但在下一个五年会看到这个趋势。今天,在互联网上凡是懂得免费之道的企业,都会比较容易在这次新的浪潮中弯道超车。